曾经的国安悍将,如今一心扑青训,国脚杨璞的“退休生活”

原标题:曾经的国安悍将,如今一心扑青训,国脚杨璞的“退休生活”

曾经的国安悍将,如今一心扑青训,国脚杨璞的“退休生活” 国际新闻 第1张

作者/张喆 编辑/ 冯寅杰(本文原载于《创业人》杂志 原标题《国安杨璞:打造青年御林军》)

提起北京国安足球队,稍微熟悉中超联赛的球迷们都知道,它一直是北京,在中国足球顶级联赛中的唯一代表。2009年10月31日,北京国安队在主场以4:0的比分击败杭州绿城队,捧起了职业化以来以来,第一个联赛冠军

而在这只值得纪念的队伍中,前国家队员杨璞就是其中之一,就在球队夺冠2个月后的12月31日,从98年进入国安队到09年整满12年的杨璞,选择了用联赛冠军无憾地告别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但从球场退役的杨璞并没有远离足球,而是投身到了国安的青少部,用另一种方式继续的为中国足球尽自己的一番努力。如今作为国安青训部主任的他,退役之后并没有轻松,反而更加忙碌起来,去外地找“苗子”、青训队伍选拔、组织比赛,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工作,能让北京的青训彻底系统起来。

曾经的国安悍将,如今一心扑青训,国脚杨璞的“退休生活” 国际新闻 第2张

青训问题,国安由来已久

工人体育场,北京的标志之一,这里即是北京足球的圣地,国安足球俱乐部的驻扎地在工体国安俱乐部的二楼,记者见到了曾经国安的主力左后卫,如今国安俱乐部青少部主任的杨璞。

退役一年的他身材还保持着球员时期体形,谈起如今与球员时的迥异时他说:“上任一年以来,就是掉头发加操心!。头发是真掉啊,以前踢球的时候只要想好比赛就可以,但现在既要操心球员能不能踢比赛,又要想计划定方案,最关键的,还是要考虑如何招人与改进青训系统。所以与以前相比,现在要考虑的,真是太多了。”

国安青训的问题由来已久,远的不说,就以北京球迷称为“国安三少”的杨璞、徐云龙、邵佳一来说,他们本来属于北京威克瑞足球队。1999年,威柯瑞,因故停止了,继续给予球队经济支持,而当时国安队正面临着人员危机。

由于当时国安二队的年轻球员普遍达不到一队的水平,以至于联赛开始时国安一线队的注册队员只有十八名,曾有媒体戏称时任主教练沈祥福是在带领“十八棵青松”南征北战。

到赛季中期,这种情况仍然没有好转,于是在北京市政府的干预下,北京国安出资1200万人民币,收购了以原北京青年队为主组成的北京威克瑞足球俱乐部,两家俱乐部宣布合并,威克瑞队全体队员划归国安,威克瑞队解散。自此,才有了国安队如今的骨架,可见国安青训的问题一直存在着。

曾经的国安悍将,如今一心扑青训,国脚杨璞的“退休生活” 国际新闻 第3张

旧体制坍塌,新体制欠缺

早在上个世纪,邓小平就提出:“足球要从娃娃抓起”这句简单去实际的足球发展要求。但时间过去了几十年,如今与过去相比,青训的难度不仅没有降低,难度反而要大的多。还以威克瑞举例,在收购威克瑞之前的1996年,足协要求球队全部俱乐部化,威克瑞是以体校体制的北京青年队为班底组建,国安当时是放弃了,将北京青年队纳入自己的俱乐部之中。

应该说,体校的存在,或多或少的担负起了培养青少年的重任,也确实培养了中国足球一批活跃在赛场上的球星。

而在职业化之后,我们的足球管理者,在职业化最初足球的蓬勃发展之势下,盲目的在职业化远未成熟的情况下,就撤销了体校制度,将青训完全交给了市场来管理。的确,在最初的日子里,送孩子去足校,也曾经令家长趋之如鹜,情况毫不逊色于如今的艺校报名。

但随着联赛的发展,国家队令人诟病的成绩及假赌黑的泛滥,令足球的声誉每况日下。同时,足球学校高昂的学费及过低的成材率,令中国注册的青少年球员越来越少。这一曾经的时尚代表,却成了众矢之的的箭靶,家长唯恐避之不及。 有些不懂足球的人总是自嘲,“13亿人选不出11个踢足球的”。

提起这个问题,杨璞无奈地说:“说这些话的人,完全是不懂行业规律,如果人口比例与足球水平成正比,那中国与印度将会是世界前两位。现在中国青少年足球的问题不是人口基数不足,是从事踢球的人太少了。”

正如杨璞所说,在2000年中国足球的鼎盛时期,青少年注册的足球人口为60万,而如今我们的注册球员人口不足1万人,而近邻日本的足球注册人口为62万,欧洲列前则为百万。在日本,12岁以前,日本喜欢足球的孩子基本上都会参加类似“足球教室”的培训课。12岁-15岁这个年龄段,喜欢足球的日本孩子会加入学校课外活动开展的、以学校为单位的球队。

此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也可以加盟J联赛联盟所属的俱乐部球队,或者民间自发组织的俱乐部球队。这两种球队的培训非常系统,但对于孩子的能力有一定的要求,关键是看孩子是否适合踢足球,但不会对身高和体重严格要求。

日本每年都会组织U12、U13和U14联赛。据日本足协2009年统计的数据,参加这三级联赛的球队达到250支,而这些参赛球队仅仅是这些年龄段球队当中的一小部分。值得注意的是,参加学校这种课外足球培训班的孩子,要交的费用,为每个月5000日元(约400元人民币)。

曾经的国安悍将,如今一心扑青训,国脚杨璞的“退休生活” 国际新闻 第4张

专业化与一体化,国安青训的系统延续

虽然如今足球处于低谷,但可喜的是,伴随着司法机关介入假赌黑及对青少年足球的反思,中国足球从2010年开始,环境日渐复苏。联赛赛场上,国安恒大等球队主场一票难求,校园足球也规划买入了实质发展,更重要的是随着如杨璞这样的钱球员转投青少年培训,青少年足球再次出现了曙光。

现在,国安的梯队包括:U9、U11、U15、U17、U19五支队伍,孩子来自全国各地。而在北京,杨璞告诉记者,现在国安青训上有许多网点学校,如北京小学的冠军越野俱乐部,这些小学主要是以培养学生的兴趣为主,其中优秀的苗子,国安会可以考虑。让其加入梯队,大但部分孩子,主要以足球为爱好,锻炼为主。

在梯队建设上,杨璞采用了一体化模式。他解释道:“一体化模式就是让梯队与一队从阵型到打法上保持一致,这也是向日本足球学习,日本从梯队到国家队保持着一致,这让青年队员上调到一队后,可以迅速适应打发。”

在教练员安排上,杨璞要求所有的教练,必须拥有顶级联赛经历。对此,杨璞肯定地说:“教练是一个球员的老师,如果老师不专业,教出来的孩子有怎么可能专业?”为了让青少年有更多的比赛可踢,青少部会安排梯队经常出国与高水平球队进行比赛。

为此,杨璞拿出日程表,记者看到了国安梯队将去日本与瑞士的比赛安排,让球员更多的比赛,通过比赛发现不足,做到以赛代练。同时还杨璞认为,在国外进行比赛,可以培养球员的团队与爱国精神,更可以让他们留下关于足球的美好回忆,让自己更加热爱足球。

推进校园足球,协助学生联赛发展

日本足球立足并收益于校园足球的发展。而足协与国安俱乐部也看到了这点,除了现在正持续进行的小学足球普及外,因为今年是国安俱乐部成立的20周年,国安俱乐部将参与到大学生联赛当中,让大学生联赛更加好看与激烈。

为此,国安俱乐部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参与,扩大现在的大学生联赛规模,让参加的学校更加众多,并且通过增加奖金等方法,让参与学校更加重视,竞争更加激烈。

如果大学生联赛的计划可以顺利实施,国安俱乐部下一步还在考虑,建立或完善北京地区的高中与初中组的联赛,争取让北京地区的大学,对参加北京地区的高中足球队优秀队员,进行特长招生。从而真正得打消家长对孩子学业的顾虑。

现在,国安的青训正在稳步地向前发展,在1月13日广西梧州结束的全国U17男子足球锦标赛中,北京国安U17梯队以不败战绩获得了该项赛事的冠军。但杨璞对成绩却看得很淡,他在采访时最后对记者说:“少年比赛重要的是出人才,成绩是次要的,国内环境太唯成绩轮了,要先学做人在学踢球,这比成绩要重要得多。“

⊙ 以上内容版权归属「iNews新知科技 」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