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戌源:我已经核酸检测了五次

  新华社大连7月27日电(记者公兵、蔡拥军、马邦杰、张逸飞)7月25日,几经波折,中超终于开赛。开赛难在哪里?大连出现疫情后是否对开赛造成影响?中超开赛的意义是什么?中超第二阶段有何初步构想?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26日接受新华社记者独家专访时一一作答。

  开赛有三“难”

  陈戌源说,中超开赛本身就是一个胜利,但确实艰难,表现在防疫、赛区选择和管理上。

  陈戌源说:“从全国抗疫形势看,我们要外防输入,内防反弹,但也有个别地区出现感染事件。在联赛防疫上我们不能有任何闪失,我们提出确保在封闭区(蓝区)内不发生一起新冠感染事件,这个目标坚定不移。如果发生一起,就意味着整个联赛要泡汤。年初开始酝酿时还想采用主客场制、让观众入场。但后来的防疫形势告诉我们,常规做法行不通。为了确保不发生一起感染事件,我们投入很大人力、物力、财力,制定了非常严格的防疫措施,比如蓝区、绿区的严格分离,两个赛区都有专门的防疫组长,严格落实责任,在防疫上要‘六亲不认’,只认规则不认人。”

  “第二难是赛区选择。我们从3月开始选择赛区,条件一是得到当地政府全力支持。当地政府其实承担了很大压力和责任,我要特别感谢大连和苏州市政府,它们都是举全市之力来支持我们。我们成立了组委会,两地市长担任当地组委会主任。条件二是场馆既要符合比赛和训练要求,又要符合防疫要求。两个赛区都要面对草坪问题,因为每队平均四五天一场比赛,强度很大。苏州前段时间受梅雨影响,持续下雨,我们心急如焚。虽然我们选择了专业的养护团队,也备了几套草,但一旦草坪不符合标准,运动员很容易受伤。”

  第三“难”在管理。“我们成立了九个工作小组,中国足协100多人有三分之二在赛区,历史上也是第一次。封闭两个月,对我们来说也是巨大考验,管理要有可行性和科学性,要符合比赛要求、防疫要求和俱乐部实际情况。再者是管理团队的能力和责任。有了好的制度能不能落实?落实还不能有任何瑕疵。”

  陈戌源说,虽然困难很多,但还是要让全国人民看到一届精彩、安全、有序的联赛,看到中国足球的进步。“就我们管理团队而言,就得付出巨大努力,以不辜负球迷对你的期待。”

  疫情下筹备联赛史无前例,且事无巨细。从7月1日宣布开赛到7月25日正式开赛,25天时间,筹备团队做了大量工作。

  “我们规定了‘四不准’,即到赛区后,70多天,一不准喝酒,二不准游览,三不准聚餐,四不准探亲访友,谁违反了谁走人。我也知道很多人都有家庭,但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总得为这件事情(开赛)做点牺牲吧!”陈戌源说。

  积极应对疫情

  22日,大连确诊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在第一时间得知该消息后,陈戌源当时“心里一沉”,“我不知道疫情的发展态势会怎样?也不能说不会对赛事产生影响。那时确实觉得中国足球真是好事多磨。疫情发生后,我们马上和当地的联合防疫工作组开会研判,确认疫情的源头是清晰的。我们始终坚信我们的防疫措施是到位的。确保蓝区的人绝对安全,确保不发生一起蓝、绿区交叉事件,每一个细节都要抠。我们觉得联赛不能因此就取消,否则影响太大,当然前提是做好防疫工作”。

  身为足协主席,陈戌源以身作则,“核酸检测我已经做了五次了,必须严格执行”。

  开赛意义重大

  陈戌源认为,中超开赛除了有助于全面复工复产外,之于中国足球本身而言也意义重大。

  “如果联赛停摆一年,那就意味着运动员一年没球踢,对他们的职业生涯是重大打击,对国家队备战世预赛产生影响,中国足球的国际形象也会受损。”

  他透露,接下来将研究中甲、中乙、中冠及足协杯等赛事开赛事宜,中超的防疫经验将被应用于这些赛事中。

  空场比赛 “满场”效果

  中超第一阶段空场进行。如何提升赛场整体氛围,增强中超品牌与俱乐部品牌展示,同时创造更多球迷互动?答案是虚拟观众和虚拟声场。

  场地设有大屏幕,球迷可通过连线方式为球队助威。而各队球员在赛场庆祝时,可以面向大屏幕的观众分享当时的心情。每次上屏观众人数为16人,可轮换上屏,以确保有更多球迷参与互动。很多俱乐部根据实际情况组织球迷在第二现场观看比赛,第二现场的实时画面也能在现场大屏幕显示。

  此外还有虚拟声场的加持,负责公共信号制作的体奥动力转播负责人介绍说:“使用现场实际比赛声音加入虚拟声场混音,可保证主观听感与画面时间的一致性与真实感。而由多轨不带情绪的球场观众环境声素材混音制作后常推作为虚拟衬底声床,保证了球场基础的主观环境听感与连续性,营造球场氛围。”

  虚拟声场提取了以往联赛的现场声音、观众呐喊声、加油声,会全程在比赛中使用这个底噪氛围。当一些场景出现时,比如进球、小高潮,就会有观众的欢呼声。

  陈戌源说,在确定上述方案前,他看了英超、西甲等比赛,了解了相关技术。“虽然是赛会制,但也有理论上的主客场。我们把去年每个主队球迷的呐喊声放到主场氛围中,让球迷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在球场的体验可能有差别,但在电视旁没那么明显。”(未完待续)

  第二阶段中超赛程受亚冠世预赛影响

  中超第二阶段赛事将如何安排?

  陈戌源的回答是:“目前有两个不确定因素。一是亚冠,二是世预赛亚洲区四十强赛(赛程或将变化),就目前赛程而言,两项赛事还有冲突,亚冠东亚区的赛会制比赛目前也没协会承办。”

  “四十强赛剩下四场比赛,我们三主一客,必须全赢。我跟(国家队主帅)李铁讲,不要给自己留后路,要全力取胜。”

  “考虑到疫情,国外队伍来中国打四十强赛要隔离14天,那是没法比赛的。国际足联可能会建议到第三国打,但我们肯定不同意,因为这意味着我们的主场优势没了。所以也不排除四十强赛采取赛会制的可能,我们来承办。那样就可以按照中超的防疫经验,对国外队伍从机场就开始全程封闭。”

  如果从10月8日开始的四十强赛时间不变,国脚可能提前从联赛离开几天,稍做调整后备战四十强赛。

  如果10月份的四十强赛推迟到11月,则中超第二阶段赛程也将相应调整。

  综上所述,中超第二阶段比赛如何安排尚无法确定,但第二阶段比赛原则上分两个组,A组打争冠赛,B组打保级战。

  今年的特殊情况使得部分中超俱乐部提出取消升降级,但在陈戌源看来,这将使得第二阶段比赛完全没有意义,对中甲、中乙球队伤害极大,还会被诟病不按规律办事,令中国足球形象受损。

  中超预备队、国青打中乙 公平性优先

  陈戌源说,中超预备队、国青打中乙,将参与积分排名,假定中超预备队排在前两名,则不参与升级,但中国足协会给予奖励。国青队也一样。

  国青队队员年龄相对偏小,中国足协对国青队的水平预判为中乙中下游水平,希望通过实战不断提高,打进中上游。

  建立健康可持续联赛体系

  从去年年底迄今,各级职业联赛有16家俱乐部退出或解散,中国足协未来将如何保障联赛的平稳运营?

  陈戌源说:“我们各级联赛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前几年金元足球带来的影响。16家俱乐部退出,就是其恶果,疫情形势下,经济状况出现滑坡,投资人更加难以为继。建立一个健康可持续的联赛体系,对中国足球非常重要。限薪令只是第一步,后续还会有措施出台。这样做的风险是联赛观赏性受影响,但我觉得不是颠覆性的。为了联赛健康有序发展,肯定要付出代价。”

  此外,受限于禁止跨注册地转让政策,一些俱乐部转让出现问题。中国足协正在考虑对政策微调,比如在注册地待满若干年后可以跨注册地转让。

  青训体系或调整

  陈戌源认为,足球最大的问题之一是职业化后过早推向市场,然后政府过早退出,但中国足球市场发育有很多不足,造成今天中国足球青训不能更好地开展。

  他表示,青训体系现在主要包括俱乐部、校园、社会三部分,今后应强化俱乐部主体地位,同时政府也要作为主体之一。青训水平不高还有一个原因是教练水平不行,“我到各地去看,很多不同年龄段的小孩基础太差,一个强队的基本特征是高节奏,必须有三个要素作为支撑:体能、技术、战术。我们这三项全面落后。国少队主教练安东尼奥为什么改成长传冲吊打法了?因为他虽然有很好的战术安排,但队员执行不了。中国足协要花极大的努力把青训抓上去。我们正在写一份关于进一步加强全国青少年足球的意见,要争取上升到国家行为,光中国足协是抓不好的、是不够的。中国足协只能抓一段。要明确政府抓什么、校园抓什么、俱乐部抓什么。政府要在资金人力政策上给予支持。要以俱乐部为核心搭建青训体系,因为俱乐部在整个青训体系中扮演了最关键的角色,承上启下,有进口和出口。还有就是校园足球的定位要清楚,就是青少年身心培养、品质培养、兴趣培养”。

  陈戌源建议,应当加强和教育部门的沟通和融合,做到赛事互通、人才互通。

  不能忽视业余足球

  陈戌源说:“中国足球有两大部分,职业足球和业余足球,我们往往忽视了后者。事实上足球更应该多贴近老百姓。除了要建专业球场,其实更应该多建一些老百姓身边的球场,让老百姓下班后、孩子放学后就可以踢球。这需要地方足协的担当和地方政府投入资源。”

  自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后,地方足协与地方体育局的脱钩也是一个现实问题。

  不过,陈戌源认为,地方足协短期内很难脱钩,一则因为它缺乏生存能力,二则其自我管理能力也不够。

  陈戌源表示,未来中国足球的蛋糕做大了,会给予地方足协更多支持,还将考虑把中国足协会员单位范围扩大,吸纳更多的地市级足协进来。

  他还表示,国外足球发达国家甚至一条街道都有一个足球协会,中国足协应该提高服务意识,和地方足协一起把业余足球抓好,把大众的足球热情点燃。

  “说到底足球并不局限于竞技方面,更重要的是代表了一种民族精神,有助于民族整体素质的提升,而这些主要是通过业余足球实现的。”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