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风暴叠加疫情,发展中国家急寻出路

原标题:债务风暴叠加疫情,发展中国家急寻出路

债务风暴叠加疫情,发展中国家急寻出路

图片来源:pixabay

记者 | 肖恩

记者 | 肖恩

2012年9月,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赞比亚在华尔街发行总价值为7.5亿美元的10年期欧元债券,吸引了全球超过450家投资机构的认购,其中美国占56%,欧洲占40%,亚洲占1%。随后三年里,赞比亚又发行了2支利率更高的债券,募得近30亿美元。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今年赞比亚经济将萎缩5%。如果没有外部纾困计划,赞比亚今年超过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都将用于偿还债务,这一比例在未来几年内还将继续增加。而该国2019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为230亿美元。

赞比亚只是目前发展中国家债务困境的一个缩影。IMF的数据显示,本世纪以来,全球24个低收入国家通过发行外币债券筹资总额高达1350亿美元,其中至少一半很有可能遭遇债务困境,或已身处债务困境之中。

债务风暴叠加疫情,发展中国家急寻出路

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债务水平不断攀升。图片来源:IMF

随着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加上本币大幅贬值,许多发展中国家已经无力偿还数十年来积累的巨额债务。与此同时,疫情带来的医疗卫生服务需求高涨,又给国家财政带来极大压力,形成恶性循环。

在政府债务和私人债务的双重夹击下,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危机将是疫情后全球经济面临的最大难题之一。

债务风暴叠加疫情,发展中国家急寻出路

私人机构入场

在疫情来袭前,发展中国债券一度备受资本市场青睐。

20世纪末,在小布什领导的美国推动下,相继面世的“重债穷国”计划(HIPC)和“多边债务减免倡议”(MDRI)减免了发展中国家约1250亿美元贷款,使得后者有余力增加在教育、医疗卫生和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资。

得以松一口气的发展中国家开始引起资本市场的关注,一批投资者争相以极低成本为发展中国家发行债券,催生新一轮“债务陷阱”。德意志银行和巴克莱银行为赞比亚发行债券收益率仅为5.625%,低于当时西班牙的债券借款成本。

过去十年里,发展中国家债务迅速膨胀。安哥拉2015年首次发行主权债券后,几年间筹集到80亿美元。私人投资机构已经取代政府,成为新兴市场最大债权人。

债务风暴叠加疫情,发展中国家急寻出路

图片来源:《华尔街日报》

世界银行在2019年12月发布的《全球债务狂潮》报告中称,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18年债务攀升至创纪录的55万亿美元,标志着连续8年激增,其规模之大、速度之快和基础之广泛为近50年来之最。

报告中还指出,发展中国家债务占GDP比自2010年以来每年上升约7个百分点,已升至168%,相当于上世纪70年代拉丁美洲债务危机期间增速的近3倍。

布鲁金斯学会指出,2020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外债约有11万亿美元,到期的还本付息总额约3.9万亿美元。但许多发展中国家并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来偿还,尤其是那些高度依赖大宗商品或旅游收入的重债国家。

债务当前,坦桑尼亚公开呼吁“富裕的兄弟们”能为其豁免债务;白俄罗斯在错过了俄罗斯6亿美元的贷款后面临债务违约风险;阿根廷和黎巴嫩已经相继进入债务重组阶段。

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在今年上半年下调了33个经济体的信用评级,并将40个国家和地区的信用评级展望定为“负面”,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杜克大学法学教授古拉蒂(Mitu Gulati)表示,上一次有这么多国家同时面临债务危机还是在1980年代的拉丁美洲,那一段经济动荡时期被称为“失去的十年”(La Década Perdida)。

而私人债券人的入场使得发展中国家债务问题变得愈加复杂。

对于投资者来说,主权债务与养老基金、交易所交易基金并没有实质区别。他们有自己的游戏规则和利益取向,使得债务谈判过程变得更为复杂。

因为20世纪初的债务违约,阿根廷和持有该国债券的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 Corporation)等华尔街对冲基金的纠纷持续了整整15年。最终埃利奥特获得24亿美元的回报,相当于其原始投资的近400%。

阿根廷样本

如果债务国错过对其向外担保借来的债务还本付息的最后期限,就面临债务违约。

阿根廷面临该国独立以来第9次主权违约,也是本世纪以来的第3次。按照原计划,阿根廷应在4月22日支付约5亿美元债务,加上30天的宽恕期,阿根廷政府正式在5月22日正式违约。随后阿政府与债权人就650亿美元外债的重组计划陷入僵持。

债务风暴叠加疫情,发展中国家急寻出路

解封后的阿根廷街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阿政府在4月中旬公布重组方案中提出,要减免36亿美元债务本金、减免379亿美元债务利息、给予偿还债务3年宽限期等。按照这一方案,阿根廷政府在2022年以前将不会偿还任何债务,2023年开始支付平均利率0.5%的息票,此后逐步调整利息水平。

在这一方案搁浅后,阿政府又在7月6日提交了调整后的新方案,将偿还债务3年宽限期调整为1年,大幅提升债券票面价值和利息,增加期限较短的新型债券。据当地媒体报道,阿根廷公布的最初方案相当于减少约415亿美元债务,最新方案相当于减少约300亿美元债务。最新方案如能达成,阿根廷债务将处于可持续状态。

然而占阿根廷债务三分之一的三大债权人组织在7月20日联合拒绝了这一最新方案,并提出修改后的反提案,又遭阿总统费尔南德斯的否决。阿政府26日重申,不会放弃最新的方案,但可以就细节问题进行进一步磋商。

为了达成协议,阿政府已经多次延后债务重组谈判的期限,最新截止日期是8月4日,但至今还未摸索出一条令双方满意的道路。

双输局面?

为了帮发展中国家解决债务问题,G20在今年4月通过了“暂缓最贫困国家债务偿付倡议”,同意暂缓最贫困国家今年5月1日至年底到期的债务本息偿付,并计划延期至2021年底;IMF执行董事会4月中旬对25个最贫穷的成员国提供约5亿美元赠款为基础的债务减免。

IMF前首席经济学家罗戈夫(Kenneth Rogoff)表示,今年以来向多边组织寻求帮助,或者与债权人发生法律纠纷的国家数量将达到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的高峰。

3月以来有超过100个国家提出经济援助申请,其中三分之一已经获批。IMF预计,所有借款国家的资金缺口总额约为2.5万亿美元。非政府组织“银禧债务运动”(Jubilee Debt Campaign)担心,一些国家政府会利用这笔救助资金填补巨大的外债,而不是首先解决眼前的人道主义危机。

因为还有大笔债券形式的债务是由私人投资基金持有。

世界银行和IMF在3月下旬就呼吁私人投资基金暂缓发展中国家债务偿还。但国际金融协会指出,这些投资基金同时对自己的客户承担信托责任,无法轻易拍板债务豁免问题。即便投资者同意延期偿付债务,未支付的利息也会被纳入本金共同结算。这意味着,当一个国家结束延期偿付期限时,他们的债务总额将会进一步上涨。

德国基金管理公司Union Investment固定收益主管科普夫(Christian Kopf)指出,发展中国家如果暂停债券支付将导致违约,而根据债券基金的招股书和通函,金融机构不能持有违约债券。为此,投资者最终可能被迫抛售手上的主权债券,信用评级公司也要下调相应国家的评级,使其失去市场准入资格。

这样的双输局面是任何一方都不想看到的结果。

赞比亚2012年发行的债券将于2022年到期。今年5月,赞比亚委任拉扎德投资银行作为财务顾问,迈出了大规模重组的第一步。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至今尚未开启债权人的谈判。

债务风暴叠加疫情,发展中国家急寻出路

图片来源:The Kenyan Wall Street

主权债务重组机制是主权国家规避债务违约的最后一招,即债权人与债务国达成协议修改偿还条件,通常是债务国通过发行新的债务工具来置换原始债务,以达到减息、延长偿还期限或者降低债务面值等目的。但由于私人债权人的利益诉求多样,常会阻碍债务重组推进。

布鲁金斯学会则指出,联合国安理会1483号决议也会是一个值得参考的先例。这项撤销对伊拉克制裁的决议中包括一项债务保护机制,防止债权人起诉伊拉克政府追收主权债务。最终伊拉克得以通过回购债务、与债权人达成折扣协议、债务重组等方式解决债务问题。

无论如何,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危机绝不是部分国家的难题。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警告称,一大批陷入债务危机的国家很可能将全球经济拖入衰退潮。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