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闺蜜家睡了三晚后,我离婚了_公孙鹏

原标题:去闺蜜家睡了三晚后,我离婚了

去闺蜜家睡了三晚后,我离婚了_公孙鹏

▣公号: 写故事的刘小念 ( ID: xgsdlxn)

01

谁能想到,我和陈铭生三年的婚姻就这样走进了死胡同。

只因几件洗完忘晒的衣服,我们再一次吵到生无可恋。

我让他滚。

他说外面太冷,这是他家,他不走。

我说,那我走行吧,他说你随便。

哪怕我故意磨磨蹭蹭地收拾衣物,想等一个求和的台阶,他都没有一句挽留。

从家里出来后,我去酒店开了间房。

然后给闺蜜林璐发了位置,并微信她:带几瓶酒过来就行。

当林璐赶到酒店,得知我和老公吵架了,当即就拉我跟她回家。

“住什么酒店啊,走,去我家,咱们以前可是说好的,我家永远给你留一间房。”

说完,她就给老公孙鹏打电话,让他收拾房间。

我和林璐在大学同系同寝,毕业后一起留在这座城市打拼,嫁人前几乎形影不离。

当初她先买的婚房,新房拿钥匙时,跟我说了这句话。

02

到林璐家时,孙鹏已经收拾好了客房。

而且,还默契地把林璐的枕头也拿了过来。

我尴尬地说:“不好意思,打扰了。”

他冲我笑笑,然后拍拍林璐肩膀:“要是睡不习惯,随时回来。”

“拜托,我睡她的时候还没有你好吧。”我半开玩笑地怼道。

要知道,大学期间,我和林璐三天两头挤在一起追剧,困了就睡在一张床上。

那时候的我们心无挂碍,给点地方就能一觉到天亮。

哪像现在,有了枕边人,人生却多出那么多烦恼?

想想,真是一声叹息。

第二天早上,我们起床时,孙鹏已经做好了早餐。

他正在跑步机上跑步,据说每天5公里,雷打不动。

林璐也过去,假模假式地陪跑。

还问:“你现在到哪儿了?”

孙鹏煞有介事地回答:“韵湖公园,还剩1公里。”

然后,林璐就往洗手间跑:“哦,我比你快,已经到家了。”

看着他俩“过家家”,以前我会觉得幼稚,可现在,却无比羡慕。

婚姻不就是这样吗?那些浪漫的,甜蜜的,幸福的日常,不正是我们渴望的吗?

同样的年纪,孙鹏依然保持着从前的清瘦。

可陈铭生呢?只会吹嘘自己曾是校足球队的前锋。

对于我去健身房,他也是冷嘲热讽:“你不是去健身,你是去撩健身教练吧……”

我们才结婚三年啊,怎么把日子过的如此老气横秋?

03

吃完早餐,孙鹏送我们上班。

本来应该先送林璐,然后再顺路送我,但他还是绕道先送我。

林璐说,你这不是兜圈子嘛。

孙鹏的话令我哭笑不得:“你下车了,我和王娜没得聊,这样绕点路,咱俩还可以多呆一会。”

“孙鹏,你能不能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我打趣道。

他直言不讳:“本来嘛,你跟璐璐是闺蜜,又不是跟我,璐璐下车了,咱俩就得没话找话,多尴尬。”

我无语凝噎,但不可否认,孙鹏这样的老公,作为女人,我都得给他打满分。

在林璐家小住了两天,我开始反思自己的婚姻。

我和陈铭生,到底谁错了?

陈铭生和孙鹏是两种不同的男人。

陈铭生能说会道,跟谁都自来熟,就是跟我没话说。

而孙鹏呢,平时沉默寡言,只有在林璐面前,才是话痨。

就说晚上下班,林璐一上车,孙鹏便屁巅屁巅地拿出平底鞋,让她换上。

不管林璐提到哪个同事,孙鹏都认识,都能接上茬。

哪像我和陈铭生,我一提单位的事,他就说:“别把工作带回家。”

而他偶尔要讲工作,我也就不由分说地回敬:“你不是说,在家就不提单位的事吗?”

想到这里,我突然顿悟,好的婚姻,一定是无话不谈,而不是互怼,怼到无话可说。

04

那天回到家,孙鹏洗完手就开始做饭。

我和林璐要给他打下手,被他赶了出来。

于是,我们坐在沙发上聊天,吃着他为我们洗的水果、准备的零食。

从前,我和林璐可以通宵达旦的聊个没完。

可现在,她一会扒一把瓜子仁给孙鹏送去,一会又叉块水果跑进厨房……

如果不是了解她从前的样子,我很难相信:以冷艳著称的林璐,如今沦落成现在这副‘奴颜婢骨的谄媚样’。”

而更辣眼睛的,还在后面。

晚饭后,林璐发现厨房的玻璃拉门有点脏。

于是,他们夫妻俩一个门里,一个门外擦玻璃。

擦着擦着,孙鹏突然把门拉开一道缝,对林璐说:“老婆,好久不见啊。”

林璐默契地配合:“是啊,想死你啦。”

我……

如果我跟陈铭生玩这一招,他一定会说:“你神经病啊。”

想到这里,我心下黯然。

同样是自由恋爱,当初的陈铭生有多殷勤,如今就有多懈怠,而我,也没好到哪里去。

05

到了晚上,孙鹏跟他妈视频通话。

好像他妈说收到了什么东西,孙鹏就问:“璐璐,你给我妈买泡脚桶了?”

林璐说:“是啊,收到了?咱妈喜欢吗?”

于是,孙鹏把电话递给林璐。

只听林璐左一句妈,右一句妈地叫着。

“嗯,特别便宜,没花几个钱。”

“孙鹏表现可好了,家里活都抢着干,我抢不过他,您放心吧。”

“给你们买什么东西,你们就舒舒服服地用,能够给你们花钱,我们开心着呢。”

……

这是林璐跟婆婆的对话。

我悄悄录下来,发到了大学寝室群里。

当初寝室一共六个人,林璐排行老大。

有人说,不会吧,老大结婚后,咋变了个人,这么矫情。

还有人说,妈呀,老大这是喝酒了吧,她从前可是毒舌啊,现在嘴甜成这样啦?

寝室的老幺说得最接近真相:老大现在头发丝里都透着幸福小女人的范,一看就是心甜嘴才甜。

06

夜里,我满腹心事,忍不住问林璐:“你觉不觉得自己变了?”

林璐回答:“好像是的,自从父母离婚,我就没怎么开心过,现在突然变得爱笑了。”

林璐说,这一切都是孙鹏带给她的改变。

“谈恋爱那会,我们坐地铁出去玩,出站时,我说应该走A出口,孙鹏认为应该走B出口,他本来要去问工作人员,但走到一半,却转身回来,牵着我走了A出口。”

“尽管B出口是对的,可孙鹏说,既然走哪个口都能到,那你的决定就是对的。”

“结婚三年,他刷了三年的碗,哪怕有时应酬,也会交待我,把碗放水槽里,等他回去洗,不许抢他的活。”

“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他永远提前下楼,把车里的空调打开,让我上车时,不会冷,也不会热……”

“爸妈离婚后,我伤心郁闷这么多年,可自从有了他,我觉得四肢、心胸好像都打开了,从身体到表情,都不僵硬了……”

“娜娜,你信吗?我现在已经不记得,最后一次发脾气是什么时候了?孙鹏用他的成熟体贴改变了我,所以啊,你和陈铭生真应该好好聊聊。”

听着林璐的回忆,我有些泪目。

尽管房间里没有开灯,可是,我能感觉到她的那份,有幸被爱,无畏山海。

我突然好后悔,如果能早一点围观她的婚姻,可能我和陈铭生也会耳濡目染后,有所成长吧。

如果婚姻也有学历的话,那么,林璐与孙鹏已经是硕博连读,而我和陈铭生,却还处于学前班水平。

就像我们这次吵架,只是因为洗衣服的小事。

我上班前洗的衣服,下班后忘记拿出来晾晒,结果,陈铭生第二天找不到衬衣,就开始抱怨。

我着急上班,没跟他一般见识,晚上回到家,终于在洗衣机里找到那件衣服。

面对陈铭生刻薄的指责,我们开始新账老账一起翻出来吵,吵到彼时同时喊出了离婚。

07

好的婚姻,令彼此成长为最好的自己。

坏的婚姻,激发出彼此的劣根性。

在林璐的婚姻里,我看到一个女人成熟而美好的蜕变。

而我的婚姻,只有一地鸡毛。

能够列举的,好像全是微不足道的小事,饭谁做,碗谁刷,你为什么不能放下手机,陪我说说话……

更令我难以启齿的是,每次夫妻生活,我的不情愿,感觉就像被强暴了一样。

性不再是彼此的欢娱,而是冷暴力的工具。

想来,爱是累积,不爱也是。

我下决心要跟陈铭生好好聊聊,并约他在当年初次约会的咖啡馆见面。

结果,一见面,他就开始抱怨:“有什么事不能回家谈?非得跑这么远。”

“你确定第一次约会是在这里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好不容易积攒的和风细雨和拯救我们婚姻的愿望,霎那间烟消云消。

我突然觉得,我们的婚姻其实已经是孤掌难鸣。

它积重难返,怨气与戾气深重。

08

“服务员,过来一下。”陈铭生粗声大气。

很明显,他在转移怒气。

“帮我来两袋糖、一盒奶精。”

“先生,糖和奶精都在吧台,可以自助去取,用多少,拿多少。”

服务员的话本没毛病,但谁让陈铭生心里有气呢!

“你有跟我说话的功夫,就不能帮我拿一下吗?你们家服务也太差了吧。”

“陈铭生,咱俩离婚吧。”

我不想再看他闹下去,像个孩子一样,自己摔了一跤,却一定要想办法,把别的小朋友玩具弄坏才平衡。

当我平静地说完这句话,陈铭生暴跳如雷:“离婚是我先提的,别整得像你甩了我一样。”

我取出包里的镜子,对着他。

“陈铭生,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丑?”

陈铭生又想发作,我没给他机会:“从前的你,就算服务员把水洒到你身上,你也会安慰别人,说这么好的水,洒我身上可惜了,你的幽默,你的教养,你好看的皮囊如今都没了。”

“你好看,你有教养,我配不上你,是不是这个意思?离就离,谁怕谁,地球少了谁都照转,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陈铭生把咖啡勺摔在桌子上。

09

多么熟悉的吵架前奏。

但今天,我不是来跟他吵架的。

“我现在的样子,也很难看。”我说出这句话时,陈铭生有点吃惊,换来片刻安静。

“上个月,我被投诉了,一个来补交社保的大爷,找我们主任,说我态度不好。”

结果,一个要好同事推心置腹劝我:“王娜,从前的你爱说爱笑,是单位的开心果,但这几年,你眼角眉梢都是怨气,恕我直言,你都没有原来好看了,青春年少,好看靠胶原蛋白,但年纪越大,就越明白,脸上的气质要由好心态去支撑。”

“陈铭生,那天和同事聊完,我去照了下镜子,我看到自己牵强的嘴角,习惯性深锁的眉头,整个人笼罩在一片冷宫气质中,我很难过,因为镜子是不会撒谎的。”

“可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一个那样爱笑的女孩,而你是一个多么幽默的男生。”

“恋爱两年,结婚三年,咱俩都没有变成最好的我们,这只说明一件事,我们没有在这场婚姻里获得营养,真的很抱歉!”

说出“真的很抱歉”后,我内心突然一阵轻松。

对不起。

你做得不好。

而我也一样。

我们共同成就了一段糟糕的关系,辜负了一段开始得很美丽的感情。

10

协议离婚的时候,陈铭生没有纠缠,也没有挽留。

显然,他对这桩婚姻的失望,并不亚于我。

唯一庆幸的是,最后的分手,还称得上好聚好散。

三年里,我们大多数时间都在争对错。

但闺蜜的婚姻让我明白, 爱与婚姻不是讲道理,也不是东风压倒西风,更不是超强纠错。

而是两个成年人之间,彼此滋养,共同灌溉,像拼图一样,修补对方残缺的部分。

我和陈铭生,回不去了。

所幸在这场婚姻里,我们还没有孩子。

那么,就这样吧。

给文章点个 “在看 ”各自过往不恋,只愿未来可期。

- End -

刘小念,一个写故事的手艺人,也是一个二胎妈妈,专写婚姻内外那些事儿,著有作品《二胎时代》《煮妇炼爱记》《创业情侣》等,开设公众号:写故事的刘小念,回复“目录”可阅读所有故事.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