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原标题:故事 | 李荣伟:一个职业模特的简约主义健身修行

人一旦迷上健身,就难免变得偏执起来。

想瘦的谨小慎微,恨不能把每顿饭的饮食都规划得井井有条,多摄取丁点热量都会有负罪感;急于增肌的那部分,或许绝大多数,都在为自己没有每天消费掉一头牛的经济实力,感到惋惜。

有时就算通过努力,达成了锻炼目标,不久也或许会为因此接踵到来的其它问题所困扰。

总之,人性的老样子,经常稍不留意,就把健身这项运动,变作在里面起心动念想钻出去,到外面又削尖身段想挤进来的围城。

故事

不过,当你结识了李荣伟,聆听到这个T台男生始终把健身和自己的事业协调得恰到好处的故事之后,你会发现,即使作为些许点缀,健身也有着它作为生活美学的意义。

“我刚开始举铁那阵子请的第一个私教,就直截了当地说我永远练不成像健美先生那种多少人青春期梦寐以求的体格。”

故事

“听起来挺不可思议么? 虽然不是带着嘲笑我的语气,在我最早开始锻炼的那段日子里,服务业的从业者们嘴还不像现在这么甜。可是今天的我真想感谢这番话,因为它为我避开了一座难以逾越的人生险峰 ...”

“... 余下便是我该有的样子。”

1 .

每天六七点钟,起码在北京,可以说是这座城市的健友们,集体犯难的黑色时间。

这次该练哪个部位?这个部位要做哪几个动作?几组?几次?练多久?... ... 游离于职业选手的身份之外,似乎每位健身爱好者都会在投入锻炼之前,为这些灵魂追问所扼腕。

至于那些自律性极强,肯井井有条地安排训练计划的业余人士们,有时也不得不屈服于商业健身房的公共资源,不能照顾到每位会员的现状,眼见肌肉美梦的头一出,被“霸占”器械的陌生人踩在脚下。

故事

然而这对每天穿梭于摩登时尚领域的李荣伟来说,完全不成问题。洗去闪光灯的辐射与妆容铺陈在皮肤上的色彩,收工时分,总能即时到达和他工作地点相近的锻炼场所。毕竟,安放这段珍贵的自由时光,选在了他仔细考量过的地理位置。

随机逮到对哑铃,双手一抓杠,他就立马生成了度过接下来个把钟头的想法。认真雕琢一组飞鸟的态度,倒像是在盘玩一对核桃。此反复,周而复始,使他对很多自由重量动作的掌握,熟练到足以胜任教授别人。

坐上安全性较高的固定器械,他从没想过去冲击大重量。当高次数带来的充血感来临时,他会把最后几次直至落下,控制在谦卑的节奏里。不曾有过力竭后脱手撞击铁片的行为记录,他仿佛已经和这台机器交了朋友。

故事

只要你永远不开车,交警就永远给你开不了罚单。

事实上,他训练时如此随遇而安,每次都能达到理想状态的重要心得,全在于没有为自己制订过多么繁琐的内容。

如果把那些照搬奥赛选手计划的人,比作线路密布的电视机,那么他的训练经常犹如一只台灯开关。“我可以一个半小时里只做两个动作,比如卧推和硬拉各一半,负荷调整到使我足够从容。

故事

看客们也许不曾了解,除非特别需要,通常来讲,发达的肌肉线条,实际上是甚至可以导致男模特失业的大敌。因此,在健身房,普遍深受追捧的肌肥大类训练模式,全然不是模特从业者们的理想选择。

“好几年前,当我还不知道自己要做模特的时候,我已经忠实践行这种原则很久了。可是它能说明我有股天生做模特的潜质吗?不,想多了,其实算是另有隐情。”

2 .

你如果是个三国迷,十有八九会听说过在枭雄曹操的麾下,有一支能征善战的精锐部队,名曰“青州兵”。这里所谓的“青州”,即是今日山东省潍坊市的古称。时隔数百年,当地人仍旧对这个地名津津乐道。

故事

不是的话就算了。“可能也就苹果和风筝,让外人聊天时扯到我们这个地级市”,谈到自己的家乡,即便发觉到值得滔滔不绝的内容有限,李荣伟还是满心欢喜地聊起了最让人眼前一亮的部分,“还有就是潍坊下辖的高密县,现在也算中外驰名了,那是作家莫言的出生地。”

故事

自豪难掩现实,现实又要经常直面尴尬。论及健身等第三产业在家乡的发展状况,他也坦率承认,从流行度、新鲜度以及客观质量各个层次衡量,那里确实要比北上广这些一线大都会慢个半拍。

“市区里那些按理说应该偏向商业化的场子,硬件布置简单得倒像个铁馆。可你说它是个铁馆吧,它又不像专业力量铁馆那样器材丰富。好在价格比较温柔,能让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即便没有太多收入,按年交钱也负担得起。除此之外,那里就不再值得一提了。”

故事

“上高中那会儿,正是男男女女有想法的时候。瞄一眼肌肉猛男的性感照片,绝对够人魂牵梦绕个好久。谁不想有条件做那种几分化的系统训练呢?只可惜条件有限。”

今天,在营业面积够大的健身房里打算轰击某个部位,体育表现稍差的新手,大抵会首选各式轨迹经过精心设计的固定孤立动作器械。而彼时他能充分利用的,也就是一套上限在35公斤重的包胶哑铃。

从那时起,他也许真的情非由衷,却刚一入门,就锁定了某种简约同时不失专注的训练方法。“一支空杆都能被用上一下午。”

故事

岁月行至青春期结束,给他留下了接近190公分的身高。对造物主无限感激之余,他也有过为此深感无奈的经历。

众所周知,健身形体运动这行,身材过于高大是相对劣势的。职业选手界虽然不乏出类拔萃的高个子明星,但在训练等方面条件都逊色太多的业余圈子,细长的腰身就意味着要比旁人多付出不少辛苦,甚至代价。

故事

“潜意识里,我总觉得自己和超人身上写了个大大的‘S’的那种胸肌,没太多缘分。咱那时候哪懂运动解剖这些东西呢?所以也说不清为什么。直到有一天,我平生头一次出手大方买的私教课上,那个教练就像医院开确诊通知书似的,指出了我这方面的缺点,只不过言语实在不那么委婉。”

“都别说上了健美舞台的大咖们,其实就看咱这些小白,天赋眷顾谁不眷顾谁,就能让有的人虽然练得再刻苦,也有点像个笑话。”

谁能想到,后来慰籍这份惋惜的,竟然是他从家乡一件毫不起眼到如同草芥的小事物上,找到了准确镶嵌后现代生活的成就感。

故事

“煎饼实在是我走到哪心里都搁不下的家乡食品。粮食打碎重组成那么醇厚的一层像香肠肠衣似的东西,裹上你都不需要太起火加工的肉、菜,我实在想不出拒绝这种吃法的理由。”

“吃完几卷,我才发现老祖宗最让人佩服的地方,在于把碳水化合物在这顿饭里一直都搞成那种装饰性的含量,这不正是当代健身界提倡的理念么。”

“最最征服我的一点,还得提卷饼这种非常百搭的特质,你可以随时改用任何你想得到的调味品,去丰富它的口感变化。换一种吃的,就好比说这个炸酱面,你很难想象拿沙拉酱做是什么结果。”

故事

美食的奥秘在于富有层次的口感。煎饼卷一切的做法,不论是无意识的民俗传统,还是几代人仔细推敲发扬出的烹饪经验,都刚巧暗合了这点。

“当初差点就为这开店去... ... 真的想过参照墨西哥塔可的模式,做个山东风味的主题餐厅。因为我十几岁的时候就觉得,世上能被这种简单堆砌出的美好体验吸引的知音,一定还有千千万万。”

是的,所以那些风靡世界的小吃,既然得以横行人间数十年,必定都有他们独特的内在原因。

故事

经济拮据的时候,老家这种吃法是不多的选择之一。然而现在条件好些了,我依然能从心理上主动去杜绝那些油腻,过甜,添加太多食用香精以及其它过度加工食品,而不是挣扎在它们的诱惑里,肯定就是深受老家这份土特产的影响。

恐怕只有见识过长安城的富丽繁华,才知道从巴蜀出山,伐魏复汉是为何而战。日后,无论是涉及节制饮食还是体重管理,他都从来没感到过任何的不自在,或者是靠“服用”心灵鸡汤捱过去。

“有些健身达人,体脂率完美到可以把皮肤像件T恤一样掀起来,跟他们比,我的饮食安排未必是拿得出手的。但我始终记得:我是个从儿时就了解怎样把低油低盐,且碳水化合物所占比重有限的一餐搭配成美味的人。它是我免于发福的利器,这种饮食调性,我完全乐于相伴终生。”

故事

3 .

上帝关了这道门,一定会打开那扇窗。修长挺拔的身材,虽然在李荣伟的青春岁月,像扎汽车轮胎的三角钉那般阻滞了他拥有健美先生式的外表,却在晚些时候,为他收获了深受旁人艳羡的模特事业。

以及能让他全身心沉醉在其中的另一重精神寄托。

故事

“那还是一次商业推广的机会,认识了现在的爱人。彼此相熟了之后,她就经常鼓励我去他们的舞会派对,说我这个身材肯定做个视觉冲击力很强的舞伴。那时候心里对这些充满了好奇,也很向往,就她玩到了一起,慢慢地融入了街舞圈。”

“记得稍微上点动作难度,就差点扭着腰。把手腕子戳了可能是第三次聚会... ... 反正前前后后小伤小碰不计其数。但那中朦朦胧胧间感觉为我量身定制的氛围,实在是太吸引我了。现在想来,多半是害羞和不好意思让我的感觉根本施展不开。”

闪转腾挪间,动作逐渐熟练了起来。渐渐地,每当跳起舞时,他已经离不开音乐与伙伴渲染下的内啡肽作用。

故事

“街舞只是个很笼统概念。细分下去,还有很多流派分支。但其中任何一种,都非常强调青春叛逆与个性张扬。所以无论哪种风格,动作幅度都相当夸张、激烈。不然那就不是街舞了。”

像极了“只要我跳的够快,孤独就追不上我”这句网语刻画的情境。渐渐地,街舞带来的快乐,令他逐渐忘却了身高特征在撸铁圈留下的遗憾。这种体态比例,反倒让他在舞动中调动更多的体能,收获更多的汗水与肌肉乳酸。

故事

有句谚语,叫“好拳师打不过赖戏子”,形容旧时以敏捷柔韧见长的梨园科班,战斗力或许普遍强于力量型功夫习练者的现象。说到底,其实就是有氧运动更发展人综合素质的一种体现。

邂逅街舞的这段日子里,每当重返健身房,就个人生理感官状态而言,他明显发掘出了那个埋藏在头脑暗网里的自我。无师自通般地,他从街舞里有些要求徒手发力的技巧,悟出了负重时该怎样找准做功位置。

左手举铁,右手嘻哈,二者互相促进,互相补充。“别人习惯把有氧和力量划分的很清楚,我想我也不例外。只不过我是用街舞来代替动感单车和椭圆机,为我的生活注入更多的灵性。有了它,我将不再需要更复杂的其他方式。”

故事

“而有些穿搭拍摄时被拣选出来的设计动作,往往就是街舞某个瞬间的定格。如果说别人——或者说那个人干脆就是接触街舞前的我自己,还需要摄影师不断纠正来磨合达到理想的上镜状态,那么此时的我,早已沉浸在类似舞蹈时的幻觉氛围里了。”

“我没刺纹身,不打耳钉唇环之类的东西,再加上这副在周围人眼里文静的外表,确实没有街舞高手们那么有派,甚至不像混街舞圈的。实际上,气质儒雅随和与跳舞时的奔放洒脱相对比,更是种抽象的魅力。”

4 .

街舞天生喧嚣。

在它之外,李荣伟还是更向往恬静的生活节奏。

“疲劳到一定程度,曾经想过服用些氮泵,来维持度过一场街舞排练个把小时的精力。后来稍加考虑,止步于开罐魔爪而已。因为我还不太清楚,是否能够把控这种人工的兴奋感。”

“那或许不是我想要的。”

故事

回想起多年前那个嘴毒教练的“咒语”,现在看来,依稀间貌似也预言了些什么。

伴随着模特事业逐渐靠近当代艺术流派,以及荷尔蒙对人的作用由炙热逐渐向平淡冷却下来,如今,他除了在行动上,依然在延续着依据现实需要而简洁务实的健身习惯;于精神世界层面,也早已模糊了对硬派猛男形象的追求。

故事

“只有大量经历过少则三四小时的主题拍摄,才真正能体会到核心肌群作为身体的主轴,重要到无以复加。前期对这个部位的集中训练,加上为了避免四肢过于发达的刻意搁置,给了我驾驭各种镜头感的信心。”

故事

尽管他穿衣显瘦,脱衣还是显瘦,力量和耐力却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有了这些基础,整个人都显得活灵活现了不少。摄影师和策划方的动作指导固然重要,但模特个人在这上面的即兴发挥,真的可以画龙点睛。”

“从视觉上,我对目前的自己还是远不能满意的。朝着脱胎换骨的方向,努力还是要再付出。”

故事

结束了整日的时尚光影之后,每次来到望京恒通国际商务园,他几乎都是逆着下班时间的人流穿行,在和爱人一直在悉心运营的街舞教室,准备开启别样的夜生活模式。

带着和会员类似的工作疲惫,他仿佛一点也不像这家运动场所的经营者,而是位和伙伴们同样从世俗中刚稍稍解脱出来,用律动的激情来释放压抑的大朋友。

故事

人々が家路へと急頃,俺の一日は始まる (过客们在路上赶着回家的时候,我的一天才刚刚开始)。这一切,恍惚间宛若日剧《深夜食堂》男主角在每集开场白里描述的图景。

故事

此去经年,已经和包括北京SKP-S等多家品牌机构有过合作经历,事业上升之际,李荣伟也正在尝试在自己的训练安排里,去接近网红视频中“泵铁”、“热血”或是“没有撤退可言”这些概念营造的感觉。

故事

“单看训练痕迹,我的举铁水平显然不足挂齿,但是很高兴,我认为我在同龄人之间,算是能够主动把握健身生活、从中受益,而不是被它反向绑架,强迫自己直到濒临抑郁的那类 ... ...”

“... ... 并且我打算一直这样纯粹下去。”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