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钉一体大棋局,钉钉落子低代码

原标题:云钉一体大棋局,钉钉落子低代码

云钉一体大棋局,钉钉落子低代码

钉钉又升级了。

1月14日,钉钉正式发布6.0版本,并公开新的进化方向。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在发布会上表示:“钉钉不仅仅是一个沟通工具,新钉钉的目标是成为中国最好的企业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让所有业务环节的微小创新变得更容易,让进步发生。”

这是“云钉一体”战略后,钉钉最重要的版本升级。钉钉6.0带来3个重要变化:

1、推出钉钉宜搭等低代码开发工具,让不懂代码的用户,也能快速开发新应用;2、推出角色工作台,让CEO、HR、财务、老师等不同角色拥有自己的专属工作台;3、推出全新协同办公套件,让用户可以打破组织边界,进行“以事为中心”的协同,整合项目、邮件、文档、日志、日历、知识库、审批、待办等功能。

张建锋认为,基于云钉一体的“低代码开发”,将成为新一代的软件开发方式。“我们希望,未来3年在钉钉上能长出1000万个钉应用,让云从IT的价值真正变成数字生产力。”

官方公布的数据表明,钉钉用户数突破4亿,包括企业、学校在内的各类组织数超过1700万。

“新钉钉”背后的战略导向

2015年起,钉钉从沟通软件出发,至今已走过了6年。在这六年的发展中,一组数据可以佐证钉钉发展的速度及规模:至2019年之前,钉钉用户达2亿,在2019年内,钉钉的用户数增长率达到100%,用户数突破4亿,更重要的是,钉钉上的企业组织数量达到了1700万。张建锋将这个数据称为“企业级平台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2020年9月27日,阿里巴巴曾公布新一轮战略部署:将钉钉升级为大钉钉事业部,与阿里云全面融合,并整合集团所有相关力量,确保“云钉一体”战略全面落地。本次发布会披露的情况来看,钉钉的战略定位也有所改变:从过去基于IM的协同办公平台,升级为企业级协同办公平台和企业级应用开发平台。

不难发现,从一款沟通软件走来,钉钉入云、推行生态发展,其目标已超越了一款简单的办公软件,阿里巴巴对其的期待在于为未来的企业应用筹备基础架构和生态布局。

在2019年张建锋刚刚接任阿里云智能总裁的时候,他提出了阿里云“被集成”的概念,给了阿里云一个清晰的定位。

随后,在2020年阿里云峰会上,张建锋再次明确了钉钉和阿里云的变化,推动了“云钉一体”战略的落地,提出“钉钉在前,阿里云在后”的格局,这样的布局事实上是为了满足平台和场景两方面的需求,在阿里云的技术支持下,钉钉得以更顺畅地实现各种应用之间的协同和集成。

在钉钉6.0版本的发布会上,阿里还提出了一个曾在小范围内火爆、并未引起全行业重视的概念:“低代码开发”。所谓的低代码开发,意味着无需编码(0代码)或通过少量代码就可以快速生成应用程序的开发模式,这样的开发模式虽然方便,但因为技术上的难度,在钉钉之前,还未有平台大规模引入这个概念。

在钉钉,企业的应用开发通过“拖拉拽”的方式即可完成。对钉钉来说,企业用户数量虽然还未和个人用户数量相媲美,但企业用户的潜力巨大,令中小企业在短时间内拥有信息化、数据化的能力是钉钉在企业服务领域的目标。

这样的背景下,顺畅、快速的低代码开发概念应运而生。对钉钉来说,低代码开发的战略意义是钉钉得以成为“中台”的角色,在改善中小企业业务流转、数据流通的过程中,以架构和支持者的角色获得市场份额,从而在未来的企业办公领域站稳脚跟、稳健布局。

为何低代码和企业运用是行业趋势?

云钉一体大棋局,钉钉落子低代码

咨询公司Gartner的数据显示,2021年对于应用开发的需求将达到所有IT公司开发能力的5倍。这是企业数字化程度不断提高之后,共同面对的一个尴尬局面,越来越多的业务需求远远超过IT开发能力,他们需要完成的项目似乎永无止境。面对这一巨大的供需缺口,低代码、无代码开发几乎是唯一解决方案。

钉钉6.0的发布会上,张建锋预测:“低代码开发将定义新一代的开发方式,让企业自己掌握更多数字化转型的主动权。我们今天有机会去重塑整个中国软件的格局,在全球率先实现新的软件生态体系和开发模式。”

放眼全球,云计算公司在商业智能领域的收购案件总是能开出“天价”。以近期全球软件巨头Salesforce收购Slack的案件为例,这款聊天软件的卖身价格高达270亿美元,成为全球软件史上仅次于IBM以340亿美元收购红帽之后的第二大宗收购。如此高昂的价格背后,是Slack能够为Salesforce的CRM产品提供更多社交功能的潜力,换言之,能够直接垂直化地帮助企业客户进行数字化转型。

对于面对这样大宗的收购,Salesforce CEO Marc Benioff公开表态称,“这堪称天作之合。Salesforce和Slack将共同塑造企业软件的未来,将改变所有人在完全数字化、随处办公的世界中工作的方式。”

这样的想法似乎与“新钉钉”的发展方向不谋而合。钉钉在新改版后提出了一个看似简单却颇具意义的功能:在钉钉的低代码开发模式上,每个人都能快速创建“钉应用”,这意味着开发者对于数字化的需求是随时随地的。

在钉钉,企业的应用开发通过“拖拉拽”的方式即可完成,目前更新的钉钉6.0版本中,这个简单、快速的开发工具被称为“宜搭”——阿里数据显示,过去3年,阿里巴巴集团已通过宜搭构建了12700个应用,其中绝大部分是由HR、财务等不具备开发经验的岗位员工搭建,这些应用通过钉钉集成后,形成了支撑阿里巴巴十几万人的工作平台。

有了需求、应用和市场,要成为张建锋口中“重塑整个中国软件格局”的改革者,钉钉面临的更多挑战还在于企业服务市场的份额需要提高。要满足企业服务能力的需求,算力是其中的核心技术,也是基于此,钉钉才与中国云市场份额第一的阿里云结合,以钉钉在前作为中台,阿里云在后作为算力支撑的模式占领这一块市场。

东方希望集团是钉钉在企业服务上的一个典型案例。东方希望通过钉钉建立了全集团统一的移动办公平台,钉钉被应用到智慧行政与后勤、生产管理、系统集成(ERP、eHR、MES系统),包括52个钉应用:eHR、MES系统、NC、QCS、出勤情况统计、待办审批、点餐、风险隐患、行政派车、合同管理、考勤审批、设备管理等。全面的数字化转型后,东方希望的26000名员工已接近全员入网,开发效率惊人。

对于云钉一体后的“新钉钉”而言,简单的软件与平台概念已不再是其定位,将云和办公、企业服务等领域的融合是阿里巴巴钉钉对于未来十年的生态布局。疫情后,中国用户对远程办公、团队协作等方面的需求激增,面对人类办公方式骤变、企业协同领域快速爆发的前景里,钉钉想成为的是最长久和最坚实的奠基者。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