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拜登时代,中美关系或将出现这四大变化

原标题:报告:拜登时代,中美关系或将出现这四大变化

报告:拜登时代,中美关系或将出现这四大变化

2021年1月20日,美国华盛顿特区,总统就职仪式结束后,美国总统拜登夫妇抵达白宫。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聂琳

记者 聂琳

美国东部时间1月20日,拜登正式宣誓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特朗普执政的四年里,中美双边关系“自由落体式”急剧恶化,传统建制派拜登的上台给中美双边关系带来了一丝乐观基调。接下来的四年里,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将会有哪些转变?全球化智库(CCG)在近日发布的《拜登时代的中国与美国:趋势与应》报告中称,拜登时代,美国对华政策将趋于理性,中美贸易谈判有望重启,中美多边合作领域扩宽,两国人文交流预期也将恢复。

首先,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将趋于理性。与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相比,建制派的拜登或将重新回到传统轨道,再度重视规则和经验。

不仅如此,在近几任美国总统中,拜登是最熟悉中国的一位,他曾四次到访中国,见过中国的四代领导人,和中国的学界、政界、商界保持了密切联系。

“拜登从政48年,在外交有很深造诣,本人气质和性格可以团结众人,爱好和平,摈弃仇恨,他想成为建设性的参与者,并与任何国家合作,尤其是中国。”报告称。

此外,当前,在新冠肺炎疫情仍旧严峻、族裔矛盾日益激化的美国,稳定疫情、恢复经济、弥合社会分裂是拜登阵营上台后的第一要务。在这种情境下,重心向外、将对华竞争冲突化,显然不是一个理性政府的理性选择。这将意味着中美之间的紧张将得到缓解,拜登当局将更注重两国高层间的外交沟通与对话,两国之间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将大为降低。

报告:拜登时代,中美关系或将出现这四大变化

其次,拜登政府有望重启与中国贸易谈判。特朗普执政时期,民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美国以“301调查”为借口挑起了中美贸易战,包括对约37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7.5%-25%的关税,针对华为和半导体芯片实施禁令,以及一个加长的实体制裁清单,其最终目的是与中国全面脱钩。

经过23个月、13轮、20余次的谈判,2020年1月15日,中美双方终于在美国华盛顿签署了作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根据协议,中国承诺在2020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两年内增加自美国进口商品和服务总额不低于2000亿美元(以2017年进口商品和服务总额为基准)。美国则同意取消2019年12月15日对剩余1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同时对2019年9月已加征的商品(约1200亿美元)关税税率从15%降至7.5%,但继续保留对2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

拜登去年12月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会暂时维持与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不会立即采取任何行动,包括取消关税。他还说,首先会对第一阶段协议进行全面审查,并征询亚洲与欧洲传统盟国的看法,以便制定一致的战略,而不是过早做出个人判断。

不过, 拜登此前也曾经多次表示,对中国商品征收高关税,实际上是给美国的消费者和公司加征税,在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方面与中国对抗的最好方法是与盟友和伙伴结成联盟,而不是通过单边关税。

拜登时代对华贸易态度的另外一个关键因素是其提名华裔的戴琦担任贸易代表。分析指出,相比于特朗普时期的莱特希泽,戴琦可能更倾向于多边执行机制,不过她担任贸易代表未必表明美国将改变对中国的强硬立场。她曾表示,应该强硬和有策略地对付中国。

中国国务院于1月13号任命俞建华为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中美在贸易谈判方面的人事调整似乎预示,中美恢复贸易接触可能比预期更早。

根据美国商会推测,中国将在拜登上任后不久派高级官员访问美国,为改进双边关系、扩大贸易合作铺路。未来中美贸易谈判的方向,将有可能首先聚焦调整施加于中国的过分巨大的美国出口量,使之符合中国的需求和履约能力。其次,实质性削减针对中国输美货物的高关税。最后,加快启动第二阶段协议的谈判。

此外,拜登时代,中美多边合作领域也有望扩宽。报告指出,中国始终主张推动全球治理国际合作,拜登政府回归多边主义的趋势,将促进中美在应对气候危机、抗击新冠疫情、推进全球经贸规则等领域的合作对话。

最后,中美之间的人文交流预期将恢复。特朗普执政时期,社会民粹主义盛行,美国不断收紧签证政策,学者、青年学生甚至民众旅美都受到了政治身份和专业等各方面的限制。美国国务院数据显示,过去四年中,F1学生签证的签发数量从2016年的502214份减少到2019年的388839份。2020年4月到9月间,叠加疫情因素影响,拿到F1签证的中国留学生仅有808人,比2019年减少了99%。

拜登新政府执政后,留学生政策的理性回归,人文交流止跌回升成为广泛预期。在当今世界科技竞争十分激烈、人才争夺异常的普遍背景下,中美开展人力资源合作与科研项目合作,特别是教育交流合作、科技目合作,对两国都意义重大。在民间层面,专家学者、民众出国游以及智库等非政府组织都能为健康的中美关系注入活力。

报告指出,中美之间的大国竞争本质有其结构性动因,对华遏制的战略从奥巴马时期就开始形成,并不会由特朗普-拜登政府交替而发生改变;相反,拜登当局面临的国内治理危机,控制疫情和恢复经济的急迫,奥巴马时代多边结盟的外交方针和民主党价值观的回归,为未来的中美博弈增加了更多的复杂性。尽管如此,拜登治政的国内优先和多边主义的对外政策倾向仍将创造中美关系改善,促成“合作性竞争”关系的重要机遇。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