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辉官网app-首页【1.1.0】

星辉官网app【QQ223345】原标题:“善志”与“善智”——孔子的启示

“善志”与“善智”——孔子的启示

李清栋 刘丽波

谈中国文化,离不开孔子;谈慈善文化,也不例外。太史公有言:“《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余读孔氏书,想见其为人。天下君王至于贤人众矣,当时则荣,没则已焉。……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可谓至圣矣!”孔子成圣立教,其仁爱精神深入民心,伴随国人生生不息。故有人言,半部论语,可治天下。

今之慈善,是门专业,是个行业;古之行善,主要还是个人修行。但是,无论古今,慈善本质上都是爱心与义举的结合,具有强烈的道德底色。孔子基于世道人心的洞察,在人伦日用上发力,将个人修身进德与兼济天下合二为一,以此教化天下。今日为善,依然可以借助圣人的智慧。

一、为仁由己,推己及人

从根子上讲,慈善基于爱人之心。这个爱人之心,用孔子的表述,就是“仁”。“仁者爱人”就是此意。没有爱人之心,何谈利人之举?为学、修身、成人、处世、为政,万般不离“仁心”,这就是“求仁得仁”。相反,人无“爱人之心”,就“非人哉”。

对于什么是仁,置身法家的韩非子看得透彻。《韩非子.解老》原本是阐释老子道家思想的名作,却一语说中了“仁”的意涵:“仁者,谓其中心欣然爱人也;其喜人之有福,而恶人之有祸也;生心之所不能已也,非求其报也。”仁,爱由心生,希望别人好,不希望别人坏;就是自我生发、不求回报的爱人之心。学而为己、克己复礼、见利思义、忠恕一贯、诺必信守、知耻近勇等种种修为,都是为了修成“仁之全德”,生发“爱人”之心,以泛爱众而博施济众、天下大同。有仁者之心,为人才能成君子,为政才能行仁政,为学才能成大人儒,为善才能是“为仁由己”的自由选择。孔子之“仁”,直击人心,切中慈善的要害。

《论语》有几十处提到仁。在不同的场合,针对不同的学生和不同的问题,孔子多侧面、多维度地解释何为仁,如何得仁、如何行仁道。他对颜渊说:“克己复礼为仁。”有一次对樊迟说:“爱人。”还有一次,则对樊迟说仁就是:“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孔子以诲人不倦的师道精神,启发弟子们反复体味、温故知新、由知到行。在孔子的思想体系中,“仁”居于“主位”,实为人道之本,其他诸如“礼、乐”等,只是“求仁”即修德之辅佐。孔子有言:“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论语.八佾)意思是说,人没有仁,还谈什么礼乐,谈那些还有什么用呢?!

孔子之学,是为己之学,事不顺遂,都要反求诸己,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论语.卫灵公) 《中庸》亦有言:“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射鹄不中,不能怪“鹄”,要反求诸己。所谓反省之功,正是此意。以此修心,成为仁人,再推己及人,由近及远,才能修齐治平。正如孔子所言:“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论语述而》)为仁由己,一切从我开始,从当下开始,从眼前事开始,从身边人开始。这才是行稳致远的为善之道。

求仁为善,容不得半点浮华,而这正是当下慈善界的流行病。“刚、毅、木、讷,近仁。”(《论语.子路》)夸夸其谈、做一说百,偶为一善,终生不忘。此类行为虽谈不上为恶,起码不值得称颂。慈善的出发点是助人——帮助那些陷入困境之人,而不是炫耀自己。所谓的高调慈善、暴力慈善,其目的不在行善,而是彰显自己。此种“慈善”,与儒家文化的修身进德、止于至善的人生追求,恰恰背道而驰。以此种方式助人,难以“立人”,反而败义。

二、己立立人,止于至善

展开全文

《大学》开宗明义:“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修身求仁是一个渐化渐成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完善、止于至善的过程。“至善”就是最高的善,是理想的、完美无缺的最好状态,而止于至善,就是不断革新自我、永无止境的人生态度。至善并不是现实的存在,而是一种理想中的应然。

智慧的孔子,对此洞若观火。因此,在现实生活中,孔子并没有把“仁”放在高高在上的天国,把“求仁”当作遥不可及的海市蜃楼。倡导“仁”,是为了激励世人迁恶向善,而不是为了断绝世人为善成仁的念想。孔子终其一生,都在诱导弟子、世人,努力修身成仁,多做点利人、利民、利世的善事。这从他与“首富”弟子子贡的对话中可见一斑。“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论语.雍也)就是说,博施于民而能济众,即使尧舜那样的圣君,也难以做到,何况一般的“仁人”。

“博施而济民”,是当下慈善界人士常挂在嘴边的名言。一些慈善组织,经常以此阐明机构的宗旨、使命,可谓目标高远、主题宏大。但是,在孔子看来,这很难做到。行仁爱之心的慈善组织,能做到“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已是不易,更为关键的是,要立足当下之事、关切身边之人,即“能近取譬”,才是为善的基本方法。

“己立立人,达己达人”,话易说,事难做。发生在孔子身上的一件小事,即可印证。《论语.述而》记载:“互乡难与言,童子见,门人惑。”子曰:‘与其进也,不与其退也,唯何甚?人洁己以进,与其洁也,不保其往也。’”互乡这个地方风俗不善,坏人多、好人少。有德之君子都很厌恶这里的人,不愿与这个地方的人来往。此地一童子求见孔子,孔子见了,弟子们为此感到困惑。孔子解释说,这里的风气不好,正需要正其风俗,教人向善。互乡童子求见,正说明他有迁恶向善之心,见了就是助其进步,不见就无异于扼杀其向善之心。不嫌弃童子的过去,对他不离不弃,助其改过迁善,才是以忠恕之道、行仁爱之心。弟子们与孔子朝夕相处,耳濡目染,都难以领会“忠恕之道”的精髓,一旦即事应物,尚有难解之惑。对一般人而言,更是如此。“爱人之心”,加忠恕之道,才能教人迁恶向善。慈善就该有这样的追求。

现代慈善,已经成为规模化、专业化、组织化的社会行动,在救济救灾、倡导人文、改善环境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扩大慈善规模、拓展慈善领域的同时,我们更要深挖其正人心、行教化、厚风俗的人文价值。这是慈善文化的核心,也应是现代慈善业的安身立命之本。因此,为善由己、止于至善,正是慈善人的不懈追求。

三、分清本末,求仁得仁

慈善,仅有仁爱之心,没有为善之法,所谓的慈善使命,只不过是“爱的呓语”。孟子有言:“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如何鼓励有德者先行一步,将爱人之心,化为利人之举,引领人心思善、积极向善,正是当前慈善业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

如何行善?当下的中国慈善业,在求助、捐助、善款使用等环节,时常引发热议。这既与慈善业的定位、价值取向有关,也与为善方法相关。与商业领域相比,我国的慈善业在管理方法、效率等方面,还有很大差距。一些慈善组织,甚至在行善的过程中,因为方法不当,对受助者造成新的伤害。不讲方法、粗暴蛮干,好心办坏事的例子时有发生,不但影响机构和行业的声誉,还损害了慈善业的健康发展。

行善是为仁之术,也是一门艺术。这就是行善为善的智慧和方法。

(一) 抓住根本,以德服人

大学有言:“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几近道矣。”大学》是“四书”之一,阐述的是成就大人之学的根本方法。成人与成事一样,首先要抓住核心,分清本末。本末倒置,一事无成。做慈善也是如此,要分清“本末终始”,弄清本末大小、先后次序、轻重缓急,才能种瓜得瓜、行善得善。我国的现代慈善事业,发展时间并不长,对于自己的定位、作用及其发展方向等根本性问题尚未明晰。一个发展中的、尚未定型的行业,面对日益严峻和复杂的社会问题,面度庞大的社会需求,难免有些步履匆匆,踉踉跄跄。欲求大作为,慈善行业须在古今中外的慈善理念碰撞中,在与商业、政府的互动关系中,找到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

慈善从业者,惯常用行业的外在规模,来证明慈善业的快速发展,常常把机构数量、就业人数、捐款多少等当作衡量发展状况的主要指标。不可否认,这是现代社会讲究用数据说话、以此证明行业发展的通用方式。不过,以笔者之见,这不足以从根本上说明行业发展的好坏。慈善作为社会生活的一个部分,其核心在于仁爱,改善的是社会问题或人的生活状态,造就的是“新人”,改善人的精神状态是其根本目的。因此,做慈善是一门为仁之方,成人之术。慈善的整个过程,都是仁爱与道义的结合。中国传统社会把慈善家称为善人,把捐钱救人称为义举,就是这个道理。

慈善之本,就是以人之善心为基础的社会良心或曰人间道义。孔子有言:“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 (《论语.宪问》)人们对于好马,称赞的并不是其力量,而是其品德。客观地说,号称为第三部门的慈善行业,没有多么雄厚的物力财力。2019年,我国慈善捐款1044.5亿元(不含物资捐赠),还比不上一家大企业的利润。因此,慈善不是一个用钱衡量的部门,其核心价值不是创造物质财富,而在教化人心,敦厚风气,解决社会问题,即以善行感化世人、弥合不公,让为恶之人越来越少,为善之人越来越多。如此,社会必然日趋向善、不断完善。

(星辉官网app【QQ223345】二) 惠而不费,因势利导

慈善行业不是一个财大气粗的行业,而面对的问题又是诸如贫穷、疾病、保护环境等重大社会问题。慈善面对的问题,也是政府及整个社会共同面对的问题。有人类以来,这些问题就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并不丰厚的善款,面对千古难题,无异于杯水车薪。因此,慈善解决社会问题的方式,往往是“惠而不费,因势利导”,用点滴爱心,撬动社会力量。抓住某一问题的一个点,找到一个切口,找到切实的解决办法。

子张在问孔子如何为政时,孔子以“五美”应答,其中一美就是“惠而不费”:“引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意思就是顺应民众的需求,因势利导,做起来不用太费劲,这就是惠而不费。当年的希望工程,正是这方面的典范案例。它由救助失学儿童的初心发轫,用爱心凝聚力量,引发了政府、社会各界的关注,最终在各级政府和民众的努力下,基本解决了问题,提升了我国的义务教育水平。

(三)明辨是非,坚守中道

善行要彰显的并非行善者个人的高尚道德,而是其行为是否符合大义,是否有助于激励更多人向善、为善。尤其是那些具有社会影响力的人,更应注重自身善行对普通大众的影响。孔子对其子贡“高尚善行”的批评,就彰显了“中道”的价值、智慧的魅力。

《吕氏春秋·察微篇》中记载了子贡赎人的事情。“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星辉官网app【QQ223345】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鲁国法律规定,鲁国人在外沦为奴隶,如有人将其赎回,可由国家报销赎金。子贡赎回奴隶而不要赎金,孔子为此责备子贡。孔子说,你这样做,从此以后,鲁人不会再赎人了。子贡所做善事,看似高尚,恰恰是过犹不及、毁坏大义的典型做法。一己之“高尚”,只是“小善”,相比而言,鼓励全民救人的法律,才是“大善”,子贡所为,确实不当。这正是孔子的极高明之处。正因为此,孔子生前死后,子贡都是老师的坚定捍卫者,多次喊出“圣人不可毁”的呐喊声。

(三) 助人自助,不可自陷

行善为善的主体是“仁人”,是有本事的善人,而要救人于水火,持续不断地行善,就要牢记“助人者自助”的道理,不能轻易让自己陷入绝境。行仁爱之心,必有超人之智。

孔子曾经多次谈到君子之智,后世有人诟病其明哲保身。他与宰我有段对话,很能说明仁人之智的重要性。宰我问孔子,一个人告诉仁者,有人掉入井里,仁者该跳进去救吗?孔子说:“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孔子说,救人有救人的方法,听说井里有人,连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就跳入井中,不仅不能救人,反而自陷其中,显然不是救人之法;君子可以被欺骗,但是不能糊涂。有段时间,媒体上讨论过一个话题:慈善组织该不该接受贫困者的捐款。有人认为,既然每个人都有捐款的权利,慈善组织就该接受;有人认为,这些贫困者自身难保,不应该接受其捐款。如果是孔子在世,一定会同意后者的意见,甚至还会呼吁大家,为这些贫困者捐钱。因为,身处困境上还能为善,更值得社会尊重,也更值得大家帮助。

2500多年前,孔子活在世上,与“二三子”周游列国、切磋学问;今天,孔子的道德智慧,依然滋润着后学。我们时常想这么一个问题:如果孔子活在现代,他会不会成为一个慈善家呢?我们妄揣圣人之心,估计应该不会,因为孔子志不在此。《论语》有一段话,十分传神地描述了子路、颜渊、孔子的各自志向。“子路曰:‘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子路之善志,是对朋友的慷慨;颜渊之善志,做了善事而不炫耀,不张扬,显示了品行的高洁;孔子之善志,让人各得其所,其“安老怀少”之心,彰显出兼济天下的理想。终其一生,他是一个伟大的“教书匠”——用道德学问,恩泽后世。他没有成为慈善家,却成为恩泽后世的圣人。

(作者通讯地址:李清栋,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行政学院;刘丽波,深圳国际公益学院)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